金融开放时间表确定 外资核心诉求:发公募和控股

2018-04-16 06:42 中国证券报
  • T大

作者:吴娟娟、李惠敏

4月1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表示,要大幅度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其中六项措施预计2018年上半年就能实施。

1

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2

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

3

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证券公司。

4

为进一步完善内地和香港两地股市互联互通的机制,从今年5月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的额度扩大4倍,也就是说沪股通和港股通每日的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人民币,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人民币。

5

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租业务。

6

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的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外资机构吃了定心丸,抢滩中国资管市场的战势升级!

事实上,资管巨头之间的“明争暗斗”早已开始——

业内人士介绍,全球头号资管机构贝莱德正酝酿在今年夏天发行首支私募基金。不过,老牌资管机构富达已经在华发行三只私募基金了。富达境内独资公司富达利泰2017年1月获批私募牌照。截至目前发行私募产品数量位居外资独资私募管理人榜首。

资管规模仅次于贝莱德的领航投资也已经在华获批私募管理人牌照,最近动作频繁。领航在上海自贸区豪掷千金租下了一千平方米的办公室。不仅如此,领航还从富达国际挖走了高管。虽它还未申请私募管理人牌照,已俨然来势汹汹。

全球头号资管巨头贝莱德自然不掩饰其在华拓展业务野心。贝莱德CEO Larry  Fink表示,目前发展中国业务是公司第一要务。LarryFink近期在给股东的信中写道,三大趋势将主导全球资管市场未来发展趋势。全球养老市场变化,技术进步,日渐增加的中国市场机会。

资管规模达1450亿美元的澳大利亚的安保集团动态资产部主任纳奥米·纳达尔表示拓展中国业务是安保集团近期的第一要务。目前他们正与合资公司国寿安保合作,研发适应中国市场的产品。

已在华获批私募管理人牌照的外资机构

 

中国证券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制表

最近一段时间,人才战更是有升级的趋势。

外资资管巨头人才战升级

据报道,近期领航投资从华夏基金国际子公司、摩根士丹利挖走了顶尖人才,富达国际在一年之内流失了顶级高管......

一位资深外资资管机构人士说,“现在外资都在招兵买马,尤其是既熟悉中国市场又熟悉国际文化,了解国际资管公司运作的专家炙手可热。”外资在中国市场成功与否的关键还是团队。他进一步表示,必须是本土化人才,有内地工作经验。具有非常强的执行力和战斗力的本土化人才才能在中国站得住脚。Z-Ben Advisors表示,人才问题是非常大的挑战。能适应外企文化,投研能力过硬,又能在中国把事情办成的人非常抢手。人才问题与中国主管在公司的地位有直接关系。“拿独立运营私募来说,实现盈利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在快速扩充团队上面临挑战。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资进入中国,相关资管人才流动有加剧倾向。据市场消息,2018年2月在摩根资产管理任职超过14年的董事总经理Stephen Chang张冠邦离职。张冠邦管理的摩根亚洲总收益债券基金是首批三只香港互认基金之一。据了解,张冠邦在摩根资产管理期间业绩优异。基金经理变动无疑令基金管理的不确定性增加。而2016年7月先机环球投资的中国股票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李健生离职,此后虽有其他基金经理接手,不过2018年之后,先机环球投资直接将这只中国基金委托给平安资管(香港)管理。

此外,部分资深外资机构华人选择另起炉灶,自己创业。外资资管人才库总量减少,竞争越发激烈。KKR、美银美林等顶级资管机构资深华人近年来自己创业的比比皆是。此前就职于美林美银的中国区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公众号:xhszzb)记者,“为什么不自己干呢?对外开放是双向的。我们积累的资源除了帮外资走进中国,更适合帮助中国走向世界。帮助中资干活儿,我们的动力更足”。

比赛刚刚开始外资资管意在公募牌照

中国资管行业有巨大的上升空间,比如公募基金行业。

近期摩根斯坦利与Oliver Wyman(奥纬咨询)联合发布的白皮书指出,2025年中国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将至7.5万亿美元,约47.1万亿人民币,约为当前规模的4倍。

贝莱德与领航投资的资管规模之和就超过10万亿美元,占2017年末全球GDP总额比例约六分之一。但拿到私募管理人牌照,发行私募基金只是“前菜”,在华独资开展公募基金业务才是主菜。

头号资管巨头贝莱德CEO LarryFink就对在华独立运营公募基金业务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2018年4月9日他在致股东的信中表示“获公募基金牌照之后,贝莱德就能在中国销售公募。这对于增加贝莱德在中国的存在感非常重要。” 

看来,资管巨头最想要的还是块“公募牌照”。

此前领航大中华区总裁林晓东表示,拿到公募牌照,独立在华开展公募业务,领航的优势将最大程度地彰显。

2017年11月财政部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中国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此次易纲表示外资持股比例放款政策,有望在6月30日前落地。

惠理投资董事兼中国业务主管余小波认为,中国宣布金融业对外开放时间表,释放强有力的开放信号,外资机构再一次吃下了定心丸。

谋求控股地位为绝大多数机构在华发展业务的一大诉求。

专门辅助外资在华拓展业务的咨询机构Z-Ben Advisors表示,在与外资客户接触过程中,感受到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放宽至51%这一条吸引力最大。

外资目前面临的业务发展选择是:在现有的合资基金公司里提升股权比例,还是寻找机会收购其他基金公司,或是通过私募基金业务未来申请公募牌照。

责任编辑人:刘玉芳 PF012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